特拉布宗帝国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特拉布宗帝国(希腊语:Αυτοκρατορία της Τραπεζούντας),创立于,是拜占庭帝国崩溃于第四次十字军之手后建立的三大割据政权之一,是格鲁吉亚人协助建立的傀儡国家。

拜占庭帝国的继承者,格鲁吉亚王国的附庸国(1204–1212/13),蒙古帝国的仆从国(1243–1336)

1204年拉丁帝国建立之后短期内特拉布宗帝国的地图, 大卫·科穆宁曾短暂地征服了西部安纳托利亚(后来被尼西亚帝国收复) 和锡诺普(后来被罗姆苏丹国征服)。

1282年后特拉布宗皇帝的所有头衔是真正的巴塞琉斯,伊比利亚(Iberia)、佩拉蒂亚(Perateia)和整个东方的专制君主。

特拉布宗帝国(或特拉比仲德帝国,Empire of Trebizond或者Trapezuntine Empire)是一个在十三世纪到十五世纪蓬勃发展的君主国,它包括安纳托利亚(Anatolia)的东北角和克里米亚(Crimea)的南部。这个帝国建立的初衷是为了反对拜占庭帝国的安格鲁斯王朝(Angelos dynasty),因为它在1185年推翻了科穆宁王朝。科穆宁王朝安德洛尼卡一世(Andronikos I Komnenos)的最后两个男性后代阿莱克修斯科穆宁和大卫科穆宁(AlexiosandDavid Komnenos)以特拉比仲德(今土耳其特拉布宗)为中心建立帝国,并宣称自己为“罗马皇帝”以对抗拜占庭帝国杜卡斯王朝皇帝阿莱克修斯四世(Alexios V Doukas)。

在第四次十字军(the Fourth Crusade)的战士推翻了阿莱克修斯四世并且建立了拉丁帝国之后,特拉布宗帝国成为了三个宣称拥有帝国皇位的继承者之一;另外两个是拉斯卡里斯王朝(Laskaris)的尼西亚帝国(Empire of Nicaea)和安格鲁斯家族的一个分支统治下的伊庇鲁斯专制君主国(Despotate of Epirus)。接下来的战争见证了塞萨洛尼基帝国(Empire of Thessalonica,这个帝国政府来源于伊庇鲁斯)在尼西亚帝国和保加利亚(Bulgaria)的双重打击下的倾覆以及1261年尼西亚帝国对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的收复。尽管尼西亚帝国收复了君士坦丁堡,特拉布宗诸帝仍然保持着他们“罗马皇帝”的做派十几年,仍然宣称自己拥有帝国的宝座。特拉布宗皇帝约翰二世在尼西亚帝国收复了君士坦丁堡十一年后放弃了对皇位和对这座城市的宣称,将他的头衔从“罗马人的皇帝和君主”变更为“伊比利亚、佩拉蒂亚和整个东方的皇帝和君主”。

特拉布宗帝国是幸存时间最长的拜占庭继承者。在尼西亚再征服之前,伊庇鲁斯专制君主国就停止了其对拜占庭皇位的争夺并在1340年被重建后的拜占庭帝国短暂征服,此后它被意大利人接管并成为了塞尔维亚(Serbian)的附庸国,最终在1479年被奥斯曼帝国(Ottoman Empire)征服。尼西亚帝国通过恢复对首都的控制进而重建拜占庭帝国,它终结于1453年奥斯曼对君士坦丁堡的征服。1461年,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二世(Mehmed II)围攻特拉布宗城一个月,囚禁了皇帝和皇室人员,宣告了1488年前由奥古斯都(Augustus)开创的罗马帝国正统的终结。特拉布宗的分支,克里米亚的狄奥多罗公国(Principality of Theodoro)继续存在了14年,最终也失陷于奥斯曼人之手。

从地理学上来讲,特拉布宗帝国囊括了黑海南岸的狭长地带、庞庭山脉(本都山脉,Pontic Alps)的中西部连同加拉里阿佩罗蒂亚(Gazarian Perateia)或者叫南克里米亚(不久丧失成为热那亚的加扎兰和狄奥多罗的加扎兰)。

这个帝国的核心部分是黑海南岸从耶席尔河口(Yeşilırmak River,特拉布宗已知的地区,例如利姆尼亚Limnia)可能到达像乔鲁赫河(Chorokhi River,位于拉齐阿地区Lazia)。根据一份热那亚的文件记录,1437年一艘他们的船只在那个港口被皇帝约翰四世指派的军舰没收。安东尼布莱尔(Anthony Bryer)认为拜占庭查尔迪亚军区(theme of Chaldia)七分之六的军团(banda)都在地理位置的影响下被特拉布宗的统治者供养。地理因素也决定了这个国家的西南疆界:庞庭山脉提供了对塞尔柱突厥(Seljuk Turks)和土库曼(Turkoman)掠夺者的第一道障碍,使得掠夺行为被减少到皇帝能够承受的数量。这块领土相当于包括了全部或部分现代土耳其的锡诺普(Sinop)、萨姆松(Samsun)、奥尔杜(Ordu)、吉雷松(Giresun)、特拉布宗(Trabzon)、巴依布尔特(Bayburt)、居米什哈内(Gümüşhane)、里泽(Rize)以及部分阿尔特温(Artvin)。很多专家认为,在十三世纪,帝国掌控着加扎兰的佩雷蒂亚,包括克里米亚半岛的车绳(Cherson)和刻赤(Kerch)。两兄弟中较为年轻的皇帝大卫·科穆宁迅速地扩展了西部的疆土,首先占领了锡诺普,接下来占据了帕夫拉戈尼亚(Paphlagonia)的海岸部分(现在是卡斯塔莫努Kastamonu、巴尔滕Bartın、宗古尔达克Zonguldak的海岸地区)和赫拉克利亚·潘提卡(Heraclea Pontica,现在的卡拉代尼兹·埃雷利Karadeniz Ereğli),直到他的疆土与尼西亚帝国交界。然而,这种扩张是暂时的:1214年,锡诺普西部地区被拉斯卡里斯王朝的狄奥多尔一世(Theodore I Laskaris)夺取,锡诺普也与同年沦陷于塞尔柱,尽管十三世纪剩下的时间里特拉布宗的皇帝一直在奋起战斗。

特拉布宗的统治者们称呼自己为“伟大的科穆宁”(Megas Komnenos,Great Comnenus)。就像与他们相对应的另外两个拜占庭继承者——尼西亚帝国和伊庇鲁斯专制君主国那样,他们第一时间宣称自己作为“罗马人的皇帝和君主”的霸权。然而,在帕里奥洛格斯王朝的米海尔八世(Michael VIII Palaiologos)在1261年收复君士坦丁堡之后,科穆宁家族使用的“皇帝”称号成为了一件尴尬的事。在1282年与米海尔八世的女儿成婚之前,约翰二世·科穆宁在君士坦丁堡的城墙前放弃了他所有的皇家标记,接受了他的合法称号“专制君主”。然而,他的继承者们使用了他头衔的另一个版本:“伊比利亚、佩拉蒂亚和整个东方皇帝和君主”直到1461年帝国终结。拜占庭作家,如帕奇梅雷斯(Pachymeres),以及某些特拉布宗人,如拉扎罗保罗斯(Lazaropoulos)和贝萨里翁(Bessarion),仅仅把特拉布宗帝国视为拉齐卡地区(Lazica)的边境国家。因此,那些与拉斯卡里斯和帕里奥洛格斯(Palaiologos)有关系的拜占庭作者并不认为特拉布宗的统治者是皇帝。

特拉布宗城是查尔迪亚军区的首府,通过十世纪阿拉伯地理学家阿布·费达(Abul Feda)可以得知,它被认为是拉齐卡最主要的港口。在十一世纪,当其受到当地的领导者狄奥多尔·加布拉斯(Theodore Gabras)的统治时,查尔迪亚军区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独立倾向。1075年,狄奥多尔从塞尔柱人手中夺回了特拉布宗,并前往君士坦丁堡。特拉布宗体育阿莱克修斯一世·科穆宁(Alexios I Komnenos)认命他成为查尔迪亚军区的元帅(公爵,Duke)。特拉布宗和其内陆地区被安娜科穆宁娜(Anna Comnena)称作“他命运中的恩赐”并且被他像一个独立国王那样统治。拜占庭皇帝阿莱克修斯一世虽然

特拉布宗帝国的建立可以追溯到1204年。阿莱克修斯·科穆宁和他的弟弟大卫利用了当时拜占庭中央政府集中全力应对君士坦丁堡城外的第四次十字军战士(1203年6月-1204年4月中旬)的机会,借助他们的亲戚,格鲁吉亚的塔玛尔女王(Tamar of Georgia),的兵力,攻占了特拉布宗城和周围的查尔迪亚军区。从此以后,特拉布宗与格鲁吉亚联系密切,但是这种联系的性质和范围仍有争议。

两人(指大卫和阿莱克修斯)都是科穆宁末帝安德罗尼库斯一世·科穆宁的孙子,曼努埃尔·科穆宁(Manuel Komnenos)和格奥尔基三世(George III of Georgia)之女鲁苏丹(Rusudan)的儿子。安德罗尼库斯一世被伊萨克二世·安格鲁斯(Isaac II Angelos)废黜,曼努埃尔被刺瞎(一种拜占庭传统的针对叛国罪的刑罚)并不久后去世。阿莱克修斯和他的弟弟大卫最终来到了塔玛尔女王的宫廷,女王给予了他们军事支持以回到拜占庭的疆土。瓦西里耶夫(Vasiliev)解释为,塔玛尔女王此举意在报一箭之仇,因为拜占庭皇帝阿莱克修斯三世(Alexios III Angelos)窃夺她赠予途径君士坦丁堡的格鲁吉亚僧侣的赠礼。当米海尔·库兰斯基(Michel Kurskanskis)讨论塔玛尔女王行为的解释时,他不同意瓦西里耶夫认为的塔玛尔女王的意图:瓦西里耶夫认为女王想要建立一个缓冲区来保卫格鲁吉亚王国的安全,库兰斯基却相信她支持兄弟俩努力重夺君士坦丁堡的拜占庭皇位。

在姑姑塔玛尔女王的帮助下,从格鲁吉亚出兵后,阿莱克修斯和大卫在1204年4月占领了特拉布宗。当月,年仅22岁的阿莱克修斯登基称帝。这也被后世学者视为特拉布宗帝国成立的时刻。

阿莱克修斯攻入特拉布宗的时间范围被进一步缩小了。谢尔盖·卡尔波夫(Sergey Karpov)鉴别了一枚阿莱克修斯的铅封,它一边是“圣乔治(St. George)牵着一位戴着尖顶头盔的将军”,另一边铭刻着“阿莱克修斯·科穆宁”和“圣乔治”;另一面是“神圣复活”(Ἡ Ἁγία Ἀνάστασις [The Holy Resurrection])的场景与相应的铭文。卡尔波夫解释了这个形象和铭文的意义,它们描绘了阿莱克修斯一生中最重要的成就:圣乔治邀请胜利的王子进入特拉布宗,并用他的左手开启了城门。圣乔治的重要性在于,复活节—耶稣复活的日子—在1204年是4月25日,而圣乔治的纪念日在4月23日。“所以我敢假设,”卡尔波夫写到,“这个铅封指出了特拉布宗的破城日期。”

瓦西里耶夫指出,这对兄弟太早占领了特拉布宗,以至于不能及时对十字军占领君士坦丁堡作出回应。阿莱克修斯和大卫在1204年4月13日君士坦丁堡破城的消息传到特拉布宗或者格鲁吉亚之前就已经开始了他们向特拉布宗的进军。然而,按照瓦西里耶夫的观点,他们最初的意图不是攻占一个夺回君士坦丁堡的基地,而是将拜占庭帝国割下一块,建立一块缓冲区以保护格鲁吉亚不受塞尔柱人的攻击。库兰斯基同意瓦西里耶夫的观点,即塔玛尔女王是为了报复阿莱克修斯·安格鲁斯的侮辱;对于两兄弟重返拜占庭,他提出了一个更加明显的动机:他们决心举起反抗的大旗,推翻阿莱克修斯·安格鲁斯(Alexios Angelos),夺回属于科穆宁的皇帝宝座。可惜,他们获取了特拉布宗和邻近地区的控制权后不久,拉丁人攻下君士坦丁堡的消息就传到了他们耳中。两兄弟参与了恢复他们皇权的战争,在西安纳托利亚与尼西亚帝国皇帝狄奥多尔一世·拉斯卡里斯和大陆上希腊腹地的伊庇鲁斯专制君主米海尔·科穆宁·杜卡斯(Michael Komnenos Doukas)作战。

在十三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特拉布宗帝国都受到来自罗姆苏丹国(Seljuk Sultanate of Rûm)、后来的奥斯曼帝国、君士坦丁堡和意大利城市共和国特别是热那亚共和国(Republic of Genoa)持久的影响。这是一个头衔高于实际的帝国,运用驱虎吞狼,并且利用和亲的手段,送出他们以美貌著称的公主和不菲的嫁妆,尤其是嫁给安纳托利亚内陆的突厥统治者。一般认为,特拉布宗帝国严重地依赖与热那亚商人和威尼斯(Venetian)商人贸易所获取的财富,来获取维持他们独立地位的必要资源。

曼努埃尔一世(Manuel I,1238-1263)是阿莱克修斯一世的二儿子,他保证了内部的安全,在一场战役中因绝妙的指挥获得了巨大的声望。他的成就包括1254年攻占锡诺普。他是第一位发行钱币的君主,即有名的“阿斯皮尔”(aspers)。

1258年,旭烈兀(Hulagu Khan)将巴格达(Baghdad)夷为平地,丝绸之路的终点北移至黑海。在蒙古人的权威之下,特拉布宗由于与当地首府大不里士(Tabriz)相去不远,积累了极为巨大的财富。西方的旅行者将特拉布宗作为他们亚洲之旅的起点;这些旅行者包括了马可波罗(Marco Polo),他在1295年取道特拉布宗回到欧洲。曼努埃尔的小儿子约翰二世(John II,1280-1297)混乱的统治包括与重建的拜占庭帝国和解,终止了特拉布宗皇室对君士坦丁堡的宣称。在约翰二世的儿子阿莱克修斯二世(Alexios II,1297-1330)的长期统治下,特拉布宗人享受着财富与影响,14世纪10年代埃尔祖鲁姆城(Erzurum)也短暂地受到特拉布宗的统治。

自从阿莱克修斯二世去世,特拉布宗在一段时期内充斥着重复的废立皇帝和暗杀行动,尽管他的儿子巴西尔(Basil)(1332-1340)带来了短暂的和平。两派人争权夺利:Scholaroi被认为是亲拜占庭的人,Amytzantarantes被认为是当地人利益的代表。1347-1348年对特拉布宗而言可谓多灾多难,已至极点。突厥趁虚而入,攻占了云耶(Oinaion),兵围特拉布宗;热那亚人拿下了科拉苏斯(Kerasus,吉雷松)。另外,从卡法(Caffa)传来的黑死病(Black Death)蹂躏了特拉布宗和其它本都城市。天灾人祸压垮了皇帝米海尔(Michael),他在1349年退位并支持他的侄子阿莱克修斯三世(Alexios III)继位,后者逐渐掌控了两派的人马。

在阿莱克修斯三世的统治下,特拉布宗成为了重要的商业中心,重新获得它的巨额财富和艺术成就。此时此刻,他们著名的外交手段——将“伟大科穆宁”王朝的公主们嫁与邻近的突厥王朝——开始了。然而,安东尼·布莱尔反对”特拉布宗帝国是一个富有的国度“这一说法,他宣称,从商业中获得的税收仅仅在“拜占庭标准”下相当可观,皇帝多达四分之三的收入来自于土地收入,“要么直接来自皇室财产,要么间接来自其它土地的税收和十一税”。

十四世纪最后几年,突厥人越来越咄咄逼人。这个威胁不是来自于特拉布宗边境的土库曼酋长国,而是来自于西安纳托利亚新兴的奥斯曼王朝,不久后的奥斯曼帝国。虽然他们的扩张在1402年的安卡拉战役(Battle of Ankara)中被帖木儿(Tamerlane)遏制住了,但是十五世纪三十年代,他们恢复了自己的强大,攻取了希腊的大部分地区,最终在1453年5月29日征服了君士坦丁堡。作为阿莱克修斯三世的二儿子和继承者,曼努埃尔三世(Manuel III,1390-1417)联合了帖木儿。但这位强大的征服者很快离开安纳托利亚,他的帝国也随着他的死亡而分崩离析。曼努埃尔三世的儿子,阿莱克修斯四世(Alexios IV,1417-1429)继续了联姻的政治传统。他将两个女儿分别嫁与两个邻近的穆斯林帝国:黑羊王朝(Kara Koyunlu)的可汗贾汉·沙阿(Jihan Shah)和白羊王朝(Ak Koyunlu)可汗的阿里·贝格(Ali Beg)。他的大女儿成为了拜占庭皇帝约翰八世·帕里奥洛格斯(John VIII Palaiologos)的第三任妻子。

阿莱克修斯四世的儿子约翰四世(John IV,1429-1459)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帝国与君士坦丁堡遭受同样的命运而束手无策。奥斯曼苏丹穆拉德二世(Murad II)在1442年第一次尝试从海路攻击约翰四世的首都,但滔天的巨浪让登陆难如登天,他的进攻被击退了。1456年,当穆拉德的儿子与继承者穆罕默德二世围攻贝尔格莱德(Belgrade)的时候,奥斯曼帝国在阿马西亚(Amasya)的统治者攻击了特拉布宗,虽然被击败了,但他掳掠了大量的人口,获得了巨额的贡品。

约翰四世通过缔结盟约来为最后的进攻做准备。1439年他向翡冷翠大公会议(Council of Florence,佛罗伦萨大公会议)派遣了使节——人文学家乔治·阿米罗斯特(George Amiroutzes)。他促成了公教与正教的联合,但这并没有带来什么帮助。他把他的女儿狄奥多拉(Theodora,著名的德比娜可敦Despina Khatun)嫁给他的亲戚,白羊王朝的可汗乌兹哈桑(Uzun Hasan),作为回报,乌兹哈桑承诺保护特拉布宗。他也获得了突厥的锡诺普埃米尔和卡拉马尼亚(Karamania)埃米尔以及格鲁吉亚国王和王子的承诺。通过狄奥多拉和阿莱克修斯四世的女儿(也叫狄奥多拉),白羊王朝的继承者,伊朗的萨法维王朝(Safavid dynasty)从一开始就直接地拥有本都希腊(Pontic Greek)的血统。

1459年约翰去世后,他的弟弟大卫(David)继位。大卫对欧洲诸多强权的帮助很感兴趣,包括夺回耶路撒冷的疯狂计划。穆罕默德二世最终知晓了这个阴谋,并且被他的无理要求进一步激怒了:大卫要求穆罕默德强加于他哥哥的供奉送回来。

穆罕默德的回答在1461年的夏天到来。他在布尔萨(Bursa)集结了一支相当规模的部队,出其不意地推进到锡诺普城下,锡诺普埃米尔很快就放弃抵抗。接着苏丹向南行军,穿过安纳托利亚东部以压制乌兹·哈桑。由于已经完成了对特拉布宗的孤立,穆罕默德在当地人知道之前就席卷了整个特拉布宗,包围了首都。该城足足抵抗了一个月,直到1461年8月15日大卫开城投降。随着特拉布宗的陷落,拜占庭帝国——同时也是罗马帝国——残留在世界上最后一块独立的领地——克里米亚的狄奥多罗公国,也在1475年灰飞烟灭了。

在这个“伟大科穆宁”家族(以特拉布宗帝国而闻名)统治的有限领土中,容纳了三个主教区:特拉布宗(这是过去唯一一个教区),拉齐卡的吉尔松和里泽(都是升级而来的教区)。所有的三个教区都在1461年后存留,大体上持续到十七世纪,这时吉尔松和里泽教区被废止。由于该地区和拉齐分别伊斯兰化了,里泽教区和奥夫教区都被废止。吉尔松教区可能因相同的原因被废止。

这个帝国在西欧赢得了以下名声:“通过它的首都获得了与波斯和东方贸易的财富,”斯蒂芬·朗西曼(Steven Runciman)说道,“它后面的银矿,以及公主的美貌让其闻名遐迩。”唐纳德·尼科尔(Donald Nicol)附和朗西曼的结论说:“大多数皇帝都有适婚女儿,她们的美丽和她们的嫁妆一样闻名于世。”它的富有和异国情调赋予了它的统治以绕梁三日的名声。塞万提斯(Cervantes)在《堂吉柯德》(Don Quixote)中描写同名的英雄为“这家伙梦想凭借双臂之力显身成名,少说也要加冕为特拉布宗的皇帝”。弗朗索瓦·拉伯雷(François Rabelais)创作的角色,皮埃蒙特(Piedmont)的统治者比克克尔(Picrochole)宣称:“我也想成为特拉布宗的皇帝。”其它关于特拉布宗的典故和作品则延续到二十世纪。

.The Empire of Trebizond and the Pontus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olddra.com/,特拉布宗体育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